移建武次

浏览数:505

移建武次

凤城市先后发现2座汉朝古城址:一是19618月在大堡蒙古族乡大堡村北山村民组发现的古城址,二是1982年发现于凤山办事处(经济管理区)大梨树村刘家堡子(原利民村)的古城址。刘家堡子古城址以燕明刀币50公斤的窖藏和诸多带有战国特征的生产生活用品以及兵器已被考古专家认定为燕国建于公元前300年(燕昭王十二年)的武次县城,秦、西汉与辽沿用该城。而大堡北山汉朝古城应当是汉朝什么城至今没有定论。《凤城县志·地理志》记“自鸣山(大堡北山),城东四十里”,“山前为大堡市街,有故城址”。但是没有记为何朝何城。复旦大学教授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位西汉武次县城于大堡北山古城址。但是该地图集采用的考古资料和文献资料仅限于1979年前发现与发表的,当时尚未发现刘家堡子古城址。地图集位西汉武次县城于大堡北山,依据的文献资料是《史记》关于辽东郡东部都尉涉何驻武次城卫氏朝鲜军队偷袭而战没的史实,理由是大堡北山古城地近卫氏朝鲜首府平壤,那么刘家堡子古城岂不稍远?从刘家堡子古城考古发掘,发现汉朝建设房屋 3处,其中1处房屋有别于其他2处,该房西侧设有门廊(类似现代楼房的雨达),房后有以板瓦竖立铺设的步道,竖立的板瓦顶部磨损得十分浑圆,说明这处房屋使用时间较长。该房房瓦塌落于地却井然有序,堆积大量西汉早期砖瓦,但是未发现木炭等失火痕迹,证明此房屋当是年久失修无人居住而自然倒塌。战国秦汉制户口满万户的县官称县令,不满万户的称县长,但是重要县亦称县令,武次属于重要县,县官应称县令。这处塌落的房屋建设如此高档、使用时间较长至少是武次县令的住房,任其倒塌是房屋的主人弃而不居了,那原因只能是武次县衙移建它地了。这个它地就是大堡北山古城址处,原因当然是涉何遇袭身没。遇袭身没为霉气,移地建城以避邪,这在笃信鬼神的汉武帝时代是很正常的事情。1991年省考古工作者到大堡北山古城调查,发现城墙遗迹,实测古城东西城墙长500,南北宽400,比刘家堡子古城(边长400×400)要大得多。考古发掘刘家堡子古城没发现有城墙,只发现部分沟壕石砌墙基。2城比较不难发现,大堡北山古城从建设上说比刘家堡子古城坚固得多,符合中国古代移地建城要比原城坚固的惯例。因此大堡北山古城是汉武帝平定卫氏朝鲜以其地设郡之后移建的武次县城,时间应当是公元前108年(汉武帝元封三年)。

来源:凤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作者:赵万兴  责任编辑:孟昭材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