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党史学会专家考证组在蒲石河考证抗联西征出发地工作照片

浏览数:1016

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专家考证组

在赛马蒲石河考证抗联西征出发地工作照片

        照片01说明:东北抗联一军一师西征出发地遗址——蒲石河和尚帽子山南麓

 

    照片02说明:右起张大庸,张洪军、高秀武、徐文涛、孟昭材

2013614-15日,根据凤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凤城市党史工作站提请,辽宁省党史学会组成专家考证组,对东北抗联西征出发地(蒲石河进行现场考证。专家考证组人员名单如下:

组 长:

张大庸  省党史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省委党研室落实历史问题专案小组组长、著名党史志愿者、党史专家

成 员:

孟昭材  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省红史办主任、凤城党史工作站站长、凤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主任

徐文涛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沈阳军区联勤部后勤史馆馆长、大校、党史专家

张洪军  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省社科院党史研究所所长、党史专家

巩书民  省党史学会理事、秘书、联络处负责人

高秀武  省党史学会理事、秘书长助理  

尚金洲  省党史学会理事、省社科院党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青年党史专家

王新年  省党史学会理事、学会公益事业委员会主任

郭铁明  省党史学会理事、学会老年大学指导委员会主任

于胜范  省党史学会凤城党史工作站副站长、凤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第四编辑室主任

   省党史学会凤城党史工作站副站长、凤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第一编辑室副主任    

伊大伟  凤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综合科科长

张天龙  凤城市蒲石河森林公园管理处主任

孙明富  凤城市赛马镇人大主席团原主席

照片03左起:于胜范、尚金州、高秀武、张洪军、徐文涛、张大庸、巩书民、郭铁明、孟昭材、王新年、齐伟

考察照片04左起:高秀武 张大庸 徐文涛  张洪军 孟昭材

考察照片05左起:尚金州 高秀武 张洪军 徐文涛 张大庸 巩书民 王新年 孟昭材 郭铁明

考察照片06  王新年(左)孟昭材(右)

考察照片07 孟昭材(左)郭铁明(右)

课程照片08 左起:蒲石河森林公园管理处主任张天龙  孟昭材  赛马镇人大主席团主席孙明富

考察照片09

东北抗联第一军一师

第一次西征出发地考证意见

2013614根据凤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凤城党史工作站提请,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高峰指示成立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专家考证组,对位于凤城市北部赛马蒲石河森林公园的东北抗联第一军一师西征出发地进行了现场考察论证。

专家考证组由组长张大庸(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落实历史问题专案小组组长、党史专家)及成员徐文涛(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副秘书长、沈阳军区联勤部后勤史馆馆长、党史专家)、张洪军(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副秘书长、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党史研究所所长、党史专家)、孟昭材(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副秘书长兼辽宁省红色记忆史料征编办公室主任、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凤城党史工作站站长、凤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巩书民(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理事、秘书)、高秀武(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理事、秘书长助理)、尚金州(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理事、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党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党史博士、青年党史专家)王新年(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理事、学会公益事业委员会主任)、郭铁明(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理事、学会老年大学指导委员会主任)8人组成。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凤城党史工作站副站长于胜范、齐伟,凤城市蒲石河森林公园管理处主任张天龙,凤城市赛马镇人大主席团主席孙明富全程参加考察活动。


凤城市北部的赛马蒲石河地区在抗日战争时期,曾经是东北抗联第一军一师的重要根据地。蒲石河地区因蒲石河而得名,位于今赛马镇东甸村境内,东至赛马镇温洞村,南至东甸村五组,西北至赛马镇由家村,北至凤城市第一高峰和尚帽子山(海拔1214.5),沟深40余公里。蒲石河发源于和尚帽子山,又名铺石河。据赛马镇文化站原站长于景思介绍,铺石河名的来历是因为河底石头多,像铺成的一样,所以叫铺石河。又因为河边蒲草丛生,解放后改叫蒲石河。蒲石河流经今赛马镇东甸村,流入赛马镇赛马村汇入了八道河。

赛马镇在历史上一直隶属凤城管辖。据成书于1736年(清高宗乾隆元年)的《盛京通志(卷之十-十一)》47-49页记载:“凤凰城城池(注:今凤城市凤凰城区),明时设官兵於此为边墩要地,国朝(注:清朝)设官兵镇守附近城堡,守章京专辖不隶府县。期间辖青苔峪堡(注:今凤城市青城子镇)、兰磐城、黄骨岛、雪里站、通远堡城、甜水城、草河城、石城(即石头城)、孤山城、叆阳城、洒马吉城(注:今凤城市赛马镇)、汤山城、镇江城、宣城、娘娘城、汤池、宽奠堡、永奠,共18个城堡辖地。”赛马原名赛马集,据《凤城市志••第一章•区位环境》载:“1528年明朝建洒马吉堡,堡名来源于洒马吉山。清朝称萨玛吉城,1909年《宣统政纪》载‘改铸本溪县赛马集巡检印信’,始见赛马集之名。赛马集是明朝洒马吉、清朝萨玛吉的不同写法。民间传说唐朝李世民征东至此,晒过‘马屉’,因名晒马屉,后谐音赛马集。史无李世民到过赛马集的记载,传说是附会洒马吉、萨玛吉、赛马集之音而来。萨玛吉当满语萨玛窝集的简写,萨玛原义是知晓、知道,后用作巫祝之人的通称;窝集,密林、丛林、山间多林木称窝集。萨玛窝集依汉语义释是知道山间多林木的意思。”

1906年(清德宗光绪三十二年),奉天府析辽阳州、兴京厅、凤凰厅地设本溪县,赛马集由凤城划入本溪县,为本溪县三区辖地。1934年(中华民国23年、康德元年),伪满设三区赛马集,辖15个村,隶属本溪县。1945年“八一五”抗日战争胜利时,无赛马县建制。辽东地区解放后,中共安东省工委为了便于发动群众,建设解放区,决定缩小县级行政区划规模,择地设置县建制。鉴于赛马地区的地理环境与当时的斗争形势,于194511月增设赛马县,将凤城、宽甸、本溪3县部分辖区划归赛马县管辖,县名以境内赛马集而得名。同时设赛马区,开始用赛马作行政区划名称。赛马是赛马集的简称。194610月,国民党军队进占后撤销赛马县,辖境分属凤城、宽甸两县,改设凤城县赛马、双岭两个乡。19475月赛马地区解放,恢复中共赛马县委赛马区。194812月鉴于东北全境已经解放,为了加强集中领导,遂于19493月撤销赛马县建制,辖区分别划归凤城、宽甸两县,其中赛马县赛马区划归凤城县,为今凤城市赛马镇。

1933年(中华民国22年)1027,杨靖宇率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独立师从吉林磐石挺进到辽宁境内,展开了南满抗日游击战。南满是日俄战争结束后,19077月两个帝国主义国家背着中国缔结了第1个《日俄密约》,在中国的东北领土上划分出的各自势力范围:以中朝边界的珲春为起点,向西经过长春东北的秀水甸子,再沿松花江、嫩江、儿河上游一带,将东北地区划分为南满北满两部分。其中南满为日本的势力范围,北满为俄国的势力范围。1934115,中共南满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临江四道二岔召开。会议做出了扩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为两个师建制的决定。117,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正式宣告成立。杨靖宇任军长兼政委,朴宗翰任参谋长,宋铁岩任政治部主任;李红光任第一师师长兼政委,韩浩任副师长,程斌任政治部主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一师主要活动在通化、桓仁、兴京、本溪、宽甸、凤城一带。

193564,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一师政治部主任程斌,率400余人进攻赛马集,伪保安队不战自溃,人民革命军长驱直入,占领赛马集。随后,队伍进入蒲石河沟,在北台子过了端午节。这时,人民革命军看到这里山高林密,群众憨厚质朴,是开展游击斗争的好地方,便打算在这一带建立新的抗日游击根据地。1936年初春,一师回师蒲石河,在这里召开了群众大会,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号召军民联合起来,武装起来,共同抗日。组织成立了“红军自卫队第三分队”,吸收队员20多人,老邓家哥6个都报名参加了自卫队,邓义有被任命为第三分队长,邓义福任干事。自卫队人数最多时曾达到48人,主要活动在蒲石河、和尚帽子一带,曾配合抗联一师参加过老边沟、大青沟和梨树甸子等抗击日军的战斗。一师六团在自卫队配合下,先后在蒲石河的牛心砬子、大西沟、大石湖、小西沟和和尚帽子山设立了10处密营,建立起了以和尚帽子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

193581,中共中央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重申全中国人民团结起来,一致抗日的主张,提出组织全中国统一的国防政府和抗日联军的主张。东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以人民革命军为核心,各抗日部队不断实现新的联合。1936220,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和汤原、海伦游击队共同发表了《东北抗日联军统一军队建制宣言》,宣布东北人民革命军一律改组军队建制为东北抗日联军。据此,杨靖宇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成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并于7月在金川县河里后方进行了正式改编,杨靖宇任军长兼政委,宋铁岩任军政治部主任,下辖教导团和3个师;程斌任第一师师长兼政委,李敏焕任师参谋长。

19362月,胜利完成长征抵达陕北的中国工农红军以打通抗日路线为目标,发动东征战役,直接与入侵绥远的日军作战。当杨靖宇从缴获的日伪报纸上得知红军东征的先头部队已经打过长城到达热河的消息时,非常兴奋。自从19343月上海中央局领导被捕叛变,连同江苏省委遭到严重破坏,满洲省委与上海中央局的联络便中断了。同年秋,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开始长征,与中央的关系就彻底断了,从此即由在莫斯科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直接领导。这种领导、联系时断时续,远离中苏边境的南满一军更是鞭长莫及。19361月,唯一的上级——满洲省委被撤销,一军就像没娘的孩子般成了一支孤军。由于一军距关内更近,因此打通与党中央和关内红军联系的任务,就历史地落在了一军的头上。为了发展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大好形势,配合中央红军北上抗日,打通与党中央和关内抗日武装力量的直接联系,改变东北抗日联军孤军作战的被动局面,进而开辟新的游击区,并从战略态势上形成东北抗日联军协同中央红军对日本关东军构成战略上的两面夹击,杨靖宇开始筹备南满抗联的第一次西征。

据《本溪满族自治县志•大事记》记载:“193655,杨靖宇率军部和第一师到达本溪县和尚帽子山区游击根据地,在草河掌汤池沟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决定由一师组建西征部队向辽西、热河一带挺进,以打通与党中央和关内红军的联系。会议讨论决定了与西征有关的重大问题,并责成军政治部主任宋铁岩协助一师做好西征准备工作。”“1936623,抗联第一军第一师在和尚帽子附近召开师党委扩大会议,军政治部主任宋铁岩传达军司令部关于一师向辽西、热河一带西征,打通与党中央和红军联系的指示。会议还讨论了与西征有关的各项重大问题。”

抗联第一军一师接到西征的指示后,迅速组建了西征部队,并在蒲石河沟里准备了粮秣、弹药。628,军政治部主任宋铁岩、一师师长程斌、师参谋长李敏焕率领一师师部、保卫连、少年营和三团约400人,从和尚帽子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出发,开始西征。作为西征先锋,一师还有为后续部队开辟通道,到辽西、热河探路、打前站的任务,以便一军主力能够迅速地在长城内外开辟游击区和根据地。

关于东北抗联第一军一师的这次悲壮的西征,《本溪满族自治县志•第十八篇•军事•第六章•主要战事》详细记载如下:“1936年(民国25年)5月中旬,歼灭邵本良部以后,杨靖宇率军部和一师部队来到本溪县草河掌汤沟,在温泉旁一块大石头(今被命名为靖宇石)边召集师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决定由一师主力部队向西挺进,发展抗日势力,打通与关内的联系,接受中共中央领导。军政治部主任宋铁岩负责西征筹备工作。6月上旬,抗联一军政治部主任宋铁岩主持召开了一师连以上干部会议,对西征进行动员和具体部署。参加西征的有一师师部、保卫连、少年营和三团共300余人,由宋铁岩(后因病途中返回)、一师师长程斌(后叛变)、参谋长李敏焕3人率领。部队配备4挺轻机枪、1门平射炮、2个掷弹筒,弹药充足。628,西征部队从铺石河(现属凤城市)出发,经套峪由连山关与下马塘间过安奉铁路,翻越摩天岭,经辽、本交界的兰花岭、八盘岭、滚兔岭、万两河等地,一路昼伏夜行,沿山岭迂回挺进至岫岩境内。途中曾在滚兔岭、南马峪、温家堡子等地与敌发生战斗,损失不大。由于辽阳、岫岩地区群众不了解抗联,将西征部队误认为土匪,不供食宿,部队时常饿着肚子行军。日军发觉西征部队的意图后,不遗余力地围追堵截。面对这种情况,一师只好放弃西计划,决定缩小目标将部队分3路(程斌、李敏焕率师部、保卫连70余人为一路,少年营营长王德才带领80余人为一路,三团50多人由政治部主任苏茨带队为一)返回。由程斌、李敏焕率领的师部一路曾多次与日军接战。先于大汤沟打一仗,边打边退,幸无损失。在路经沙子岗吃饭时,被敌人包围,突围时保卫连长等四五人牺牲。行至秋木庄又遭堵截,只好转入敌后直奔摩天岭。715日中午,一师师部在摩天岭顶发现堵截的日军便埋伏起来。日军驻连山关守备二中队队长今田命鬼子们把枪架在一起吃午饭,便到山梁上架起望远镜四处瞭望,忽然发现树丛中埋伏的抗联战士,没等他喊出声就被当场击毙。顿时,一师指战员枪弹齐发,打得鬼子措手不及,纷纷中弹死亡。战斗只进行十几分钟,除1名日军、1名翻译逃跑外,今田队长以下40余名日军全部被歼。这就是声震南满的‘摩天岭大捷’。战斗中缴获机枪三四挺、步枪40支、子弹大批,同时搜出今田携带的‘剿匪计划’1份。一师部队无一伤亡。当日下午,正当西征部队要转移时,被寻迹追来的日伪军数百人包围。抗联战士凭借有利地形英勇抵抗,打退敌人多次冲锋,毙伤日军数十人。战斗中,师参谋长李敏焕不幸中弹牺牲。入夜,一师由当地群众孙仁刚领路,跳出日军包围,顺利返回本溪县境内游击根据地铺石河。又过四五天,少年营亦返回,但损失较大,仅剩30余人。

专家考证组通过对蒲石河景区内及和尚帽子山上的东北抗联活动遗址和抗联第一军一师的西征出发地进行实地考察、现场调查,听取随同考察的凤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的专题汇报,查阅《本溪满族自治县志》、《凤城市志》、《丹东市军事志》等相关史志资料后,指出,西征是东北抗联在与党中央和关内红军断绝直接联系的情况下做出的一项重大军事决策,虽然西征在军事上失败了,但其对后来的抗战具有重大影响,因此其出发地的纪念意义不言而喻。但一直以来,对于东北抗联第一军一师西征的出发地颇有争议,一说在本溪,一说在凤城。由于长期没有定论,直接影响了“纪念地”的基本建设,影响了“纪念地”的作用。由此可见,确定抗联第一军一师的西征出发地意义重大,且刻不容缓。

专家考证组根据详细的现场考察和严谨的论证,最终认定:

一、东北抗联第一军一师西征出发地的历史记载确切无疑;

二、东北抗联第一军一师西征出发地的位置在今凤城市境内的蒲石河(和尚帽子山南麓)确切无疑;

三、东北抗联第一军一师西征出发地现属凤城市行政管辖确切无疑。

2013615,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八届一次秘书长办公(扩大)会通过《关于东北抗联西征出发地考证意见的决议》,一致认定凤城市赛马蒲石河为东北抗联第一军一师西征的出发地。会议决定:由省党史学会负责协调履行“凤城市蒲石河西征纪念地”的省级审批程序。并建议凤城市在“西征纪念地”获省批准后,即行编写“西征纪念地”项目建议书,采取“上补下筹”的办法,筹集资金,建设地标性纪念设施,用以弘扬伟大的“抗联精神”。

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专家考证组

2013615

来源:辽宁省中共党史学会联络处

收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