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尚志在狱中(下)

浏览数:591

被解往南京前后

     春节过后不久,赵尚志接到解往沈阳的同志来信,他得知这批同志到沈阳后,在奉天监狱仅住两宿。张学良亲自接见后,当场释放了他们。共产党员已同满洲省委接上了关系。赵尚志为他们重新回到党的队伍中而感到十分高兴。

    3月初,省督军署军法处将霍哲文提出过堂,向他宣布无罪释放。这名被误捕的无辜青年人很诚实,两个多月的狱中生活,使他对社会、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在开释这天,他对赵尚志、周东郊说了一句心里话:  “在这样的社会里,活着真有些闷人,怪不得你们这些青年人有福不享,找罪受呢?”赵尚志笑着对他说:“我们并不是有福不享的人,天底下没有福享的人太多了,罪也不是我们愿意找的,罪总在找人啊!受罪的人、被罪找上的人,有一天懂得只有推翻使人受罪的东西——这就叫革命吧!才有福——真正有福可享呢!这可不是高官厚禄可享,娇妻美妾可娱,子孙富贵可保,而是为人人能过上不受闷的日子。”赵尚志深情地说:“记住我这魔怔的话,也许不会虚度以后的岁月呢!”说着,他把磨得相当锋利的剃头小刀送给霍哲文作纪念。

    1929年3月初,吉林省督军署军法处,向南京政府报告,请示赵尚志、韩守本一案如何处理。不久南京来电:请这将赵、韩二人解往南京。3月中旬军法处通知赵尚志、韩守本整理行装,近日解往南京。

    这时赵尚志的胞兄,赵尚朴正好来接见,给他留下50元钱作去南京路上的花费。临行前的晚上,赵尚志将被褥、狗皮和一些零碎东西送给了周东郊,将他们的书籍都送给了同号的青年人。临告别时赵尚志对周东郊等同志说:“我们都很年轻,会有重逢的日子,但,征途险恶,也许从此永诀啦!但愿我们谁也不辜负人类对我们的期待吧!”

    到南京后,赵尚志和韩守本暂羁押于南京警备司令部看守所。在南京审讯时,赵尚志在法庭上陈述:“我们是在军阀统治时期组建国民党吉林省党部时被奉系军阀逮捕的。我们都是国民党吉林省党部执行委员,是孙中山和三民主义的信徒……”赵尚志、韩守本坚持只供认自己是因国民党案被捕的,同赤化无关。他们始终没有暴露共产党的身分。国民党司法部没有办法,只好将他们押送江苏省苏州看守所候审。

    他们在苏州看守所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给南京政府写了两次申诉,阐述自己的观点和要求。同年5月22日,国民党江苏省高等法院检察处,奉南京政府司法部之令,对赵尚志、韩守本案进行了审理。认定他们是“三民主义之忠实信徒”,“不予起诉”,立即开释,并发给他俩一笔救济费。赵尚志、韩守本他们认为来南方不易,使用十几天的时间在苏、杭两地考察了南方的社会情况。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大批监禁杀害共产党人。那时,赵尚志、韩守本正在吉林狱中,他们出狱后才知道这个情况。虽然大革命暂时失利,可他们没有丧失革命信心。赵尚志对苏杭考察后急速赶回沈阳。中共满洲省委分配他在团省委工作。

    1930年4月12日,省委派赵尚志同杜兰亭、陈尚哲参加辽宁国民外交协会召开的讲演会。赵尚志同讲演者苏上达辩论的同时,向与会者发表了反帝、反封建的演说,他们三人当场被东北宪兵司令部便衣特务逮捕。

上一页
1
收藏本站